Fleur De Route ✿ 短篇創作
六月
1, 2012

[013] 漫遊在深黑色中

黑金,她看著手上開始沾黏上的東西,想著。
她從來沒懂過這些東西。
她只知道他為黑金工作,然後每個月可以帶一包米回家。

她又下沈了一些。
泡在這麼深色的液體中,連黑皮膚的她也都顯得白晰。

啊,好可惜那些白皮膚的異族從不經過此地。

繼續閱讀 Read More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六月
1, 2012

[012] 裸

再低一點。
他總是如此要她做出更裸露的姿勢。

女子一頭長髮已凌亂不堪,裸著的身子上處處是男人的抓痕。
然而她臉上帶著笑,就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一樣。

她踢踢地上同樣赤裸的男子,用手上鋒利的刀又增添了幾筆血紅。

接下來該畫哪裡呢?她思考著。
再低一點,這一次她笑著同意了。

繼續閱讀 Read More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六月
1, 2012

[011] 幽靈街道

每一個城市都有這樣的一條街道。
半是荒廢半是空無,白晝寂靜無聲,
只有在月光的陰影下才聽得到細語。

細語。
他低頭再一次對了對手上的陰曆,確認今日會是月光之夜。
而他要在月光下與幽靈共舞。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五月
31, 2012

[010] 置身無人都市

她一直以為那只會是個作文題目。

一個她得在日光室中,咬著靈感膠囊(媽媽總說那是騙小孩的垃圾零食)、
即使跟螢幕對望一下午(一邊偷偷逛著她們破解連上的星系網),
也寫不出來的作文題目。

日光室,她得去日光室,那台她們改造的電腦,
是她唯一會用可以通知星系聯盟木衛四卡列斯托遭受災難的的電腦,
這個城市,不,這個星球已經沒有人了。

繼續閱讀 Read More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五月
31, 2012

[009] 兔

窸窸窣窣。
在這個絕對寂靜的魔法森林中,即使是這樣的聲音都顯得刺耳。

幼小的女孩更緊地拉住了哥哥的衣角。
「沒什麼好怕的,」他說,「一定是兔子罷了。 」

窸窸窣窣,是只兔子,哥哥說的沒錯。
當女孩被房子大小的兔子吞下時,那是她最後的想法。

繼續閱讀 Read More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五月
31, 2012

[008] 旅行人

他走著,在黃沙漫天的荒原中,
在冰天雪地的高原上,在佈滿荊棘的山崖下。

人們與城市在他身邊來來去,
也或許是他在人們身邊與城市旁匆匆走過。

從來沒有停下腳步,因為他也不需要。
他是旅行者,來自遠方星球的旅行者,命中註定要如此走下去。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十二月
14, 2011

[007] 保護過度者、被過度保護者

  望一眼窗外的天空,又看了看籠子裡的鳥。
  鳥也看了看他,然後才望向天空,啾了一聲。
 
  「寶貝?」樓下傳來女人的溫柔。
  他整了整衣服,下樓去。
 
  關在籠裡的不是只有鳥,還有他。
  就像鎖上門的不是只有母親,還有他。
 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十一月
28, 2011

[006] 憂鬱的人

 
  憂鬱的人,Blue Man。
 
  他只是喜歡藍色,也只不過是因為他只看得到藍色。
  但是藍色讓他平靜,所以他也就更喜歡藍色。
 
  『哪,叫我水人、叫我海人嘛。』
  是放在心裡無法對她講出的這句話讓他憂鬱。
 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十一月
28, 2011

[005] 陰影

 
  孩子瑟縮在牆角的陰影處,逗弄著一只蜘蛛。
  爭執聲回盪在小小的客廳。
  已經懶得去遮掩耳朵了,孩子想著,反正也沒用。
 
  大門猛地被狠狠甩上,牆面都為之撼動。
  「啊,掉了。」孩子對著地上的蜘蛛輕聲說道。

 

 目前迴響已關閉
十一月
16, 2011

[004] 陽光

 
  「Il est beau comme le soleil.」她唱著,裙擺在豔陽下轉了個圈。
  「這是在說我嗎,我的艾絲梅拉達?」他的聲音帶著笑,笑著看向她。
  「那你是鐘樓怪人還是菲比斯?」她不以為然地翻了個白眼。
 
  「都不是,我是妳的陽光。」
 

 目前迴響已關閉